芥末堆芥末堆

我不是“孔乙己”,我是殯葬師

作者:左希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我不是“孔乙己”,我是殯葬師

作者:左希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摘要:要想成為一名合格的殯葬師,并不容易。

mmexport1679487655351.jpg

做二休二是殯葬師的工作生活節奏

宇宙中,凡是生的東西最終都要走向死亡。

過(guò)去幾年,人們經(jīng)歷了太多生離死別。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1062萬(wàn)人,人口出生率7.52‰;死亡人口1014萬(wàn)人,死亡率7.18‰。倒回2019年,死亡人口998萬(wàn),其中,正常死亡768萬(wàn),非正常死亡230萬(wàn)。換算到天是2.73萬(wàn),每小時(shí)就有1138個(gè)人走進(jìn)死亡。

生老病死是人生大事。對于年輕人而言,卻沒(méi)時(shí)間想那么多,他們當中的一些人用“孔乙己文學(xué)”映襯自己當下的處境:十幾年寒窗苦讀,畢業(yè)后難以找到一份匹配的工作。

茶泉靈是一名95后殯葬師。與很多年輕人形成反差的是,小茶憑借專(zhuān)業(yè)技能和一份堅守對位了“就業(yè)率幾乎100%”的穩定職業(yè),還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茶泉靈同屆畢業(yè)的校友有300多人,他們選擇這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的原因五花八門(mén)。有人是看了《入殮師》之類(lèi)的影視作品被打動(dòng);有人是沒(méi)考上法醫,找到了平替;有人被專(zhuān)業(yè)的就業(yè)前景吸引;還有少部分同學(xué)子承父業(yè),耳濡目染。

我守護的是生命最后的尊嚴

“我從事的算是一個(gè)特殊行業(yè),每天主要負責遺體修復、縫合。我的夢(mèng)想是開(kāi)一間咨詢(xún)室,給死者家屬提供心理疏導,也希望社會(huì )減少對我所在行業(yè)的偏見(jiàn)?!辈枞`的個(gè)人社交賬號有14000名粉絲,和很多傳統殯葬師不同,她愿意向公眾分享自己每天的工作經(jīng)歷,用簡(jiǎn)單質(zhì)樸的文字記錄最近遇到的人和事。

“危急時(shí)刻要不停地去醫院、養老院、居民家中接運遺體,很多人甚至沒(méi)時(shí)間緬懷和悲傷。黑色裹尸袋像波浪一樣,從眼前綿延而過(guò)。最拼的時(shí)候連續48小時(shí)不停工,又累又喪,吃不下也睡不著(zhù)?!?/p>

為了防止傳染,和遺體們密切接觸的殯葬師被隔離在殯儀館,穿著(zhù)多層防護服,白天一趟又一趟的接運,晚上和死神并肩而臥。

“那個(gè)‘抬尸體的’,快來(lái)把人運走!”事出緊急,一些社區工作人員會(huì )直接這樣沖茶泉靈和她的同事喊。

“我一點(diǎn)不喜歡他們稱(chēng)呼長(cháng)者的遺體為尸體,把我們叫做‘抬尸體的’?!辈枞`偶爾也會(huì )憤慨,盡管她很理解人們對死亡普遍的厭棄。

不能有尊嚴地死去,更談不上有尊嚴地活著(zhù)。

尊嚴,是茶泉靈作為殯葬師要給到死者最后的體面。每次接送遺體,茶泉靈的動(dòng)作都輕柔、穩健,像是把一個(gè)熟睡的朋友送回家;布置靈堂時(shí),會(huì )特意選擇逝者生前喜歡的花的品種;塑形和化妝則是茶泉靈恭恭敬敬送給逝者的禮物,讓逝者帶著(zhù)美好離開(kāi),留給家人些許慰藉。

有一次,茶泉靈收到來(lái)自逝者家屬的一張手寫(xiě)紙條。她輕輕打開(kāi),上面寫(xiě)著(zhù)“你是黑暗中靈魂的守護者,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星。你的雙手鑄造出靈魂之美,為他們披上華麗的衣裳。致最敬愛(ài)的美容師?!?/p>

mmexport1679487673075.jpg

《入殮師》劇照

與同齡人比,年輕的殯葬師對冷暖往往有更深刻的體量。

一個(gè)殯葬師職位近百人爭搶

楊海波是“殯葬人才網(wǎng)”的創(chuàng )辦人。2009年他策劃了這個(gè)殯葬行業(yè)求職招聘網(wǎng)站,幫助專(zhuān)業(yè)院校培養的殯葬畢業(yè)生、有意向進(jìn)入殯葬行業(yè)的求職者尋找對口工作。

楊海波是院校類(lèi)殯葬人才,他畢業(yè)于重慶城市管理職業(yè)學(xué)院現代殯儀技術(shù)與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。當年,高考填報志愿的楊海波偶然間看到一篇有關(guān)殯葬行業(yè)的報道,里面預測未來(lái)殯葬行業(yè)薪酬高、人才短缺,希望能立刻改善家庭狀況的楊海波主動(dòng)選擇了殯葬專(zhuān)業(yè)。

讀書(shū)期間,楊海波對生命歸宿產(chǎn)生了新的理解:“即便是葬禮,也可以用克制、真誠、理性的方式去表達愛(ài)意,人的能量可以得到另一種延續。”楊海波希望能夠向大眾傳播正向的生死觀(guān)和文明禮儀。

隨著(zhù)人口進(jìn)一步老齡化,衰老和死亡成為避無(wú)可避的社會(huì )命題。根據國家衛健委測算,2035年左右,中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突破4億,在總人口中占比超過(guò)30%,國家進(jìn)入重度老齡化階段。

“殯葬師的薪資會(huì )不會(huì )很高?”這是楊海波每天回答最多的問(wèn)題,“目前殯葬師的平均工資水平大致在5000-8000元區間?!迸c其他行業(yè)比,殯葬行業(yè)相對是一份穩定工作。最近幾年,很多其他專(zhuān)業(yè)的畢業(yè)生也紛紛應聘從事殯葬工作,行業(yè)的技術(shù)門(mén)檻越來(lái)越高,專(zhuān)業(yè)強、素質(zhì)高、技術(shù)好的殯葬師可以拿到較高的薪水回報。

mmexport1679487662688.jpg

就業(yè)率高和穩定讓一些年輕人自愿入行

一次殯葬業(yè)聯(lián)合招聘會(huì )有5000名各類(lèi)大學(xué)生前來(lái)應聘,“考殯葬禮儀師,難度直逼考公務(wù)員”。

以敬畏之心直面恐懼,就不會(huì )害怕

2017年6月,云南大理的彝族姑娘茶泉靈在高考志愿填報欄里端端正正的寫(xiě)下“長(cháng)沙民政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現代殯儀技術(shù)與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”。為什么會(huì )選這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?茶泉靈也說(shuō)不清楚,她說(shuō),原因也許是外婆的突然病逝,也許出于希望做酷的事情,也許是冥冥之中,自有安排。

茶泉靈愛(ài)打籃球,一頭清爽短發(fā)。平時(shí)話(huà)不多,人很細致。

影視劇《靈魂擺渡》中有一個(gè)類(lèi)似冥王的角色,就叫阿茶?!叭`”也被網(wǎng)友們格外賦予了靈魂擺渡的意境。小茶說(shuō),名字是爺爺取的,以上純屬巧合。

茶泉靈班上有52個(gè)人,畢業(yè)時(shí)剩下45個(gè),30個(gè)女生,15個(gè)男生。殯葬專(zhuān)業(yè)女生會(huì )不會(huì )膽子很大?并不是?!拔覀兺砩弦才潞?,看恐怖片也會(huì )睡不著(zhù),遇到老鼠、蟑螂同樣嚇得哇哇叫,都是很普通的女孩子?!?/p>

回想起來(lái),大學(xué)一年級的那次殯儀館實(shí)習,至今還令茶泉靈頭皮發(fā)麻。

茶泉靈第一個(gè)實(shí)習任務(wù)是到廣西梧州殯儀館接運遺體。去往太平間要經(jīng)過(guò)一個(gè)昏暗的地下車(chē)庫。車(chē)庫深處傳來(lái)人的哭泣聲,不遠處燃燒的紙錢(qián)忽明忽暗,彌漫著(zhù)煙。茶泉靈見(jiàn)到遺體的那一刻,清晰地聽(tīng)見(jiàn)自己的心跳聲。

如今的茶泉靈已經(jīng)為上千位逝者做過(guò)清潔、化妝和告別禮儀,她說(shuō),“殯葬師之所以不逃避,奧秘在于以滿(mǎn)滿(mǎn)的敬畏之心,直面曾經(jīng)的恐懼?!?/p>

年培養殯葬師不足千人,行業(yè)缺口大

在學(xué)院的公開(kāi)信息里,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分基礎課、核心課、拓展課三個(gè)門(mén)類(lèi)?;A課程包括了生命文化、殯葬文化、殯葬應用文、遺體接送、心理學(xué)等;核心課程涉及司儀主持、殯葬禮儀、防腐技術(shù)、整容技術(shù)、文化策劃;拓展類(lèi)課程有插畫(huà)藝術(shù)、編程技術(shù)、視頻制作、軟件應用等。

茶泉靈就讀的長(cháng)沙民政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是中國首個(gè)開(kāi)設現代殯葬教育專(zhuān)業(yè)的高等教育院校。與其它傳統的院校教育相比,國內殯葬教育起步晚,發(fā)展周期短,教育規模小。

1995年,長(cháng)沙民政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首開(kāi)殯葬專(zhuān)業(yè)。經(jīng)過(guò)28年發(fā)展,內地共有八所學(xué)校開(kāi)設了殯葬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,分別是長(cháng)沙民政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、北京社會(huì )職業(yè)管理學(xué)院、重慶城市管理職業(yè)學(xué)院、武漢民政職業(yè)學(xué)院、安徽城市管理職業(yè)學(xué)院等五所大專(zhuān)院校,福建省民政學(xué)校、黑龍江省民政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、河南省民政學(xué)校三所中專(zhuān)院校。

去年年末,教育部發(fā)布《2022年職業(yè)教育專(zhuān)業(yè)目錄增補清單》,將現代殯葬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納入職業(yè)教育專(zhuān)業(yè)目錄增補清單。這意味著(zhù)具有辦學(xué)資格的高??梢栽O殯葬本科,改變了原有的殯葬中專(zhuān)考大專(zhuān),再由大專(zhuān)升本科的學(xué)歷提升路徑。

長(cháng)沙民政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招辦主任謝海波在此前的訪(fǎng)談中提到,八所院校培養的殯葬畢業(yè)生每年總計不足千人,而僅殯儀館的崗位空缺就在一萬(wàn)左右,殯葬行業(yè)人才缺口巨大。

要想成為一個(gè)合格的殯葬師,并不容易

根據現行的《殯葬事業(yè)單位管理暫行辦法》來(lái)看,殯葬事業(yè)單位包括殯儀館、火葬場(chǎng)、殯葬服務(wù)站、骨灰堂和公墓,以及地區內管理這些單位的殯葬管理所。墓地服務(wù)、殯葬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等領(lǐng)域則有不少企業(yè)加入進(jìn)來(lái)。

民政部最近發(fā)布的年數據顯示,全國共有殯葬服務(wù)機構4373個(gè),其中殯儀館1774個(gè),殯葬管理機構815個(gè),民政部門(mén)管理的公墓1673個(gè)?!皻浽嵝袠I(yè)有事業(yè)單位,也有民營(yíng)企業(yè),崗位有編制內的,也有合同工”。

像茶泉靈這樣院校畢業(yè)的學(xué)生,通常由學(xué)校推薦到全國各地的殯儀館、墓地實(shí)習或就業(yè)。除了現代殯儀技術(shù)與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,長(cháng)沙民政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還設置了陵園服務(wù)與管理、殯葬設備維護技術(shù)等專(zhuān)業(yè)方向。同時(shí),聯(lián)合日本、韓國、馬來(lái)西亞等國成立了亞洲殯葬教育聯(lián)盟,招收來(lái)自馬來(lái)西亞、老撾等東南亞留學(xué)生,向香港、澳門(mén)、馬來(lái)西亞的殯葬企業(yè)輸送人才。

殯葬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需要花時(shí)間去打磨基本功:從主持、禮儀、普通話(huà)到挽聯(lián)、書(shū)法、插花,再到防腐整容中的縫合、五官重塑、化妝。要想成為一個(gè)合格的殯葬師并不容易。

掌握技術(shù)和規程還不算最難的,火候到了就可以?!耙蔀檎嬲撵`魂擺渡人,也許要一輩子的時(shí)間?!庇卸螘r(shí)間,茶泉靈會(huì )格外觀(guān)察床單。

一天,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到殯儀館送別母親,面對行將火化的遺體,男人摩挲著(zhù)母親的衣角,當場(chǎng)失控,不聽(tīng)勸阻,任鼻涕眼淚沾在床單上。

茶泉靈低頭看向靜靜躺在那里的老人:很清瘦,短發(fā)梳得整整齊齊,一把斷了齒的梳子放在枕邊,身下的床單是常見(jiàn)的素花,洗得有些褪色。

“初生的人被一條床單裹著(zhù)來(lái)到人世間,也會(huì )在一條床單上死去。來(lái)這里的人會(huì )為逝者換一條嶄新的墊被。我卻常常想,也許逝者最?lèi)?ài)的,是那張泛白的床單,上面有活過(guò)的痕跡?!毙〔柙谌罩纠飳?xiě)道。

和茶泉靈一樣,年輕的殯葬師們每天都要面對人間最慘痛的生離死別。他們要學(xué)習的,不僅僅是遺體的處置,還有精神的處置。

人生不免終局,但不要放棄生命的豐富體驗

茶泉靈每工作兩天就輪休兩天。在絕大多數的日常里,她充當著(zhù)“死亡心理咨詢(xún)師”的角色。前段時(shí)間,一個(gè)十三四歲、成績(jì)很好的中學(xué)生私信她,“小茶姐姐,我好想死,像我這樣的人是不是沒(méi)有未來(lái)了?”

茶泉靈看到這條求助信息,連忙拿起手機回復,一點(diǎn)點(diǎn)開(kāi)導他?!伴L(cháng)大的過(guò)程中,我們都以為所看到的、所面臨的就是世界的全部。實(shí)際上,困境不過(guò)是遮蔽在眼前的一塊木板,只要撤掉擋板,就能看到近處的小草、遠處的群山?!?/p>

對于這群20多歲的大孩子,每天撲面而來(lái)的都是巨大的情緒沖擊:慟哭的家屬,變形的遺體,在這樣的環(huán)境下,要完成清洗、消毒、防腐、穿衣、化妝一系列工作。在遇到非正常死亡的遺體時(shí),還需要花很多時(shí)間做精心的修復和塑形。

茶泉靈說(shuō),見(jiàn)證了千百種生命完結的方式,殯葬師往往會(huì )反問(wèn)自己,“我從哪里來(lái)?”“要到哪里去?”“我要以怎樣的方式度過(guò)我的一生?”

大三的時(shí)候, 茶泉靈簽了人體器官捐獻志愿書(shū)。她說(shuō),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請用最簡(jiǎn)單的方式火化,把骨灰撒在風(fēng)里、土里或者海里。如果某一天,有人在大街上看到一雙熟悉的眼睛,那也許是我存在這個(gè)世界的又一種方式?!?/p>

mmexport1679487680079.jpg

《入殮師》劇照

對于大眾而言,避諱死亡話(huà)題是一種內斂的文化傳統。當孩子問(wèn)出,“媽媽?zhuān)銜?huì )死嗎?人死后去了哪里?”這一系列問(wèn)題時(shí),大部分人的應對是回避式的,講出“我會(huì )永遠陪著(zhù)你啊”,“人死后變成天上的星星”這樣帶著(zhù)童話(huà)濾鏡的答案。

香港中文大學(xué)哲學(xué)系教授陶國彰說(shuō),“每個(gè)時(shí)代的人都會(huì )死,但我們這個(gè)時(shí)代,卻似乎缺乏生命的沉重感,我想年輕人這么輕易地放棄了各種豐富的生命體驗,跟他們對于自我價(jià)值的理解有關(guān),生命似乎輕得著(zhù)不到地?!?/p>

人生不免終局,死要死的體面。但人活著(zhù),有份安身立命,能養活自己的職業(yè),是時(shí)下很多年輕人最急迫的渴望。

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文章,轉載可點(diǎn)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(jīng)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(guò)公關(guān)費、車(chē)馬費等任何形式發(fā)布失實(shí)文章,只呈現有價(jià)值的內容給讀者;
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(xiě)信息告訴我們。
來(lái)源: 芥末堆
芥末堆商務(wù)合作:王老師 18710003484
  • 我不是“孔乙己”,我是殯葬師分享二維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