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堆芥末堆

一介|兜兜轉轉十年,干回了教培銷(xiāo)售

作者:枇杷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一介|兜兜轉轉十年,干回了教培銷(xiāo)售

作者:枇杷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摘要:“我會(huì )想自己的行為是不是對未來(lái)教育和教育創(chuàng )新的背叛?!?/p>

1.png

圖源:Unsplash

教育是人類(lèi)永恒的話(huà)題,縱使千變萬(wàn)化、起起伏伏,無(wú)數心懷熱火的人在其中,或入場(chǎng),或離場(chǎng),而前行,將永不停歇。芥末堆非虛構寫(xiě)作欄目「一介」,取芥末堆之“芥”,古文也通“介”,一介之士,關(guān)注時(shí)代中的個(gè)體,那些辛辣刺激的拼圖構建蛻變后的人生。

人物介紹:

宙曉,33歲,占星師,“雙減”前為上海本地某教培機構銷(xiāo)售

現為某全國范圍內頭部教培機構上海一校區的學(xué)業(yè)規劃師

作者手記:

初識宙曉,是在一個(gè)關(guān)注教育創(chuàng )新的終身學(xué)習社區里。他自信、熱情,總會(huì )積極地回應每一位伙伴的發(fā)言,給出建議的同時(shí)還會(huì )分享很多高效的工具。他熱衷于思考教育的意義,但彼時(shí)我們并沒(méi)有對彼此過(guò)往的經(jīng)歷進(jìn)行交流。最近看到他的狀態(tài)有所更新,深聊之后才發(fā)現這是一場(chǎng)幾經(jīng)波折的教培人與自我和解的人生旅程。

  以下為人物自述:

“我不想成為和他一樣的人”

我在上海的弄堂里長(cháng)大,兒時(shí)生活在一個(gè)平凡的雙職工家庭。后來(lái)因為父親的選擇,家里發(fā)生了一些變故。他辭職下海后進(jìn)入保險行業(yè)做車(chē)險,在那個(gè)汽車(chē)還尚未普及的年代,這本該是一份沒(méi)有競爭且很有前景的工作。 

但我爸的性格里有比較自大的一部分因素,他會(huì )盲目樂(lè )觀(guān)?;叵肫饋?lái),當時(shí)他給我的感覺(jué)就是“滿(mǎn)嘴跑火車(chē)”。他認為車(chē)險做起來(lái)很簡(jiǎn)單,覺(jué)得以綜合代理人的身份幫客戶(hù)做好配置就行,就拉著(zhù)我媽媽一起下海創(chuàng )業(yè)了??缮庾銎饋?lái)之后,因為用人決策上的失誤,他們被騙了,也因此背上了一筆債務(wù)。

金額雖然不小,也沒(méi)到靠自己努力償還不起的地步??晌野质且粋€(gè)回避型的人,他的做法就是自暴自棄,然后想要通過(guò)賭博來(lái)填補這個(gè)窟窿,這可能還是源于他那種過(guò)于樂(lè )觀(guān)的投機心理。我媽媽去棋牌室捉了他很多次,甚至有一次家里的房產(chǎn)證也被抵押出去了,鬧到這種地步,他們做出了離婚的決定。

這些事發(fā)生在我中考前,受到震蕩之后自己也沒(méi)有調整好心態(tài)。雖說(shuō)后面升學(xué)路徑不太順利不能完全歸咎于此,但要說(shuō)沒(méi)有影響那肯定是假的。高考完填志愿的時(shí)候我是瞎填的,當時(shí)就一心想著(zhù)離開(kāi)上海這個(gè)是非之地。后來(lái)我就如自己所愿,把自己發(fā)配到了其他城市,讀了一所二本里的邊緣專(zhuān)業(yè)——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。如此渾渾噩噩過(guò)了四年,連駕照都沒(méi)考,完全沒(méi)有錨點(diǎn),就是閑人一個(gè)。

原生家庭的這些事,其實(shí)對我的職業(yè)選擇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。因為我爸一直是做銷(xiāo)售的,而我從小到大也沒(méi)有其他男性可以參照,只有他。我對于銷(xiāo)售的認知就是可能要像他那樣油嘴滑舌,去跟客戶(hù)畫(huà)大餅才能做好工作,所以我本質(zhì)上非常排斥銷(xiāo)售崗位。我的性格也和他完全相反,我會(huì )不斷地反思并修正自己,可能我會(huì )過(guò)于謹慎,甚至會(huì )低估自己。 

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我在職場(chǎng)上飄蕩了很多年,我并不知道自己擅長(cháng)什么,也可能是因為自己還沒(méi)有轉變成一個(gè)成熟的職場(chǎng)人,依舊是一種學(xué)生心態(tài)。所以我先后去了當時(shí)比較流行的心理學(xué)機構、占星機構,做過(guò)助教,也做過(guò)類(lèi)似于后勤的兼職。當時(shí)就是想找到一個(gè)自己可以深入鉆研的領(lǐng)域,同時(shí)也梳理自己的童年。我雖然學(xué)到了一些心理學(xué)的皮毛,但依舊沒(méi)有找到自己的定位,畢竟我和本科就是學(xué)這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比起來(lái)差距還是很大的,而我也不可能把那四年彌補回來(lái),因為時(shí)光流逝容不得你后悔。

現在你看到我會(huì )熱衷于支持他人,無(wú)論是利用占星也好,還是其他的一些心理測評量表之類(lèi)的工具也好,我都是想去幫助大家回答我是誰(shuí)、我有什么優(yōu)勢、我該去往哪里的問(wèn)題。因為我深刻體會(huì )過(guò)那種如浮萍一般的無(wú)力感,所以想為更多人撐傘。 

我也會(huì )用星盤(pán)來(lái)幫自己錨定一個(gè)方向,但當我們人生閱歷不足的時(shí)候,是會(huì )產(chǎn)生解讀上的偏差的。星盤(pán)其實(shí)告訴我,我適合做銷(xiāo)售,或者需要和人進(jìn)行溝通的工作,但我一直設想的是一個(gè)專(zhuān)家型的角色,可能是老師?又或者是訪(fǎng)談?wù)??當局者迷吧,我還是不想認命,想鉚著(zhù)勁兒往前走,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成為心中認定的那個(gè)偏向于學(xué)者類(lèi)型的人。

“不能讓姑娘覺(jué)得我很弱,我需要一份正經(jīng)工作”

2.png

圖源:Unsplash

我在心理學(xué)機構兼職的時(shí)候,公司旁邊有一家咖啡廳,那里經(jīng)常組織一些引流活動(dòng),我在一次英語(yǔ)角的活動(dòng)中認識了我老婆。我是“戀愛(ài)即成家型”的人,談戀愛(ài)都是以結婚為目的,既然要成家,就會(huì )想到我父親過(guò)往的那些事,那我必須要有為家庭分擔財務(wù)風(fēng)險的能力,我總得找到一份有發(fā)展空間的工作,讓姑娘覺(jué)得我是一個(gè)潛力股。

那會(huì )兒我大學(xué)畢業(yè)差不多已經(jīng)兩年了,看不到自己的優(yōu)勢,一切都非?;靵y。當時(shí)她即將去英國讀研,我的目的很單純,想守住一個(gè)好姑娘。所以我就去找了一份當時(shí)準入門(mén)檻不那么高的工作,就是我原本非常排斥的銷(xiāo)售。她那會(huì )兒是上海當地一家頭部教培機構的英語(yǔ)老師,推薦我去面試,但是我失敗了。

接著(zhù)我又去面試了一家戶(hù)外品牌的門(mén)店銷(xiāo)售,當時(shí)我并沒(méi)有給店長(cháng)一種能勝任銷(xiāo)售的感覺(jué),但我面試完沒(méi)有直接離開(kāi),而是在店里轉了轉,摸了摸產(chǎn)品,看了看吊牌上的參數,這讓店長(cháng)看到了我的學(xué)習潛力,就讓我入職了。我當時(shí)的氣場(chǎng)很弱,完全不是一個(gè)銷(xiāo)售的樣子,所以我也很感謝他們能給我這份工作。

正是這段經(jīng)歷讓我意識到,自己是可以在銷(xiāo)售崗上有不錯表現的。銷(xiāo)售分很多種,本質(zhì)還是和他人建立信任并為客戶(hù)提供解決方案,無(wú)論是產(chǎn)品還是咨詢(xún)服務(wù)。我當時(shí)做的是顧問(wèn)型銷(xiāo)售,和我對自己專(zhuān)家型的設想有一定重合,所以那是我第一次對自己的人生角色有了明確的定位。 

可后來(lái)我還是出現了搖擺,第二份工作做了產(chǎn)品專(zhuān)員。當時(shí)覺(jué)得自己還年輕,還是想嘗試非銷(xiāo)售類(lèi)的崗位。不過(guò)兜兜轉轉,我發(fā)現還是銷(xiāo)售比較適合我。幾年之后我又去了我老婆之前推薦我去的那家機構面試,這一次我成功了。而且我的業(yè)績(jì)很好,一年內就從初級銷(xiāo)售做到高級銷(xiāo)售,這個(gè)晉升速度是很快的。但是,緊接著(zhù)就“雙減”了。實(shí)話(huà)說(shuō)那家機構內部有一些問(wèn)題,不是很團結,一個(gè)月調了三次考核指標,總之就是感覺(jué)公司的應對策略非常倉促。

那個(gè)時(shí)候我選擇了離開(kāi),經(jīng)朋友介紹去了一家民營(yíng)圖書(shū)館??紤]到政策,我想著(zhù)干脆換個(gè)行業(yè)吧。雖然還是銷(xiāo)售,但我好像又做了一次錯誤的選擇。銷(xiāo)售必須要有可以售賣(mài)的產(chǎn)品或者服務(wù),可那里只有店。我既要當客服又要做管理,既要做運營(yíng)又要做后勤,甚至舉辦活動(dòng)的時(shí)候還要自己做海報……我不是不具備這些能力,而是不想在每一個(gè)方面都做得很淺。我知道自己不是多面手,我擅長(cháng)的是在一個(gè)具體的領(lǐng)域做得更加深入。時(shí)間一長(cháng),我好像又回到了剛走出校門(mén)時(shí)那種同時(shí)做很多份兼職的感覺(jué)。加上收入沒(méi)有任何增長(cháng),我再一次陷入迷茫。

“重回教培,我掙的不是虧心錢(qián)”

3.png

圖源:Unsplash

意識到自己可能不太適合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的時(shí)候,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到哪里。所以我加入了我們相識的這個(gè)社區,想看看教育還有怎么樣的可能性。因為我會(huì )有一種擔憂(yōu),雖然看到了自己的核心能力,可重新回到教培行業(yè),“雙減”還會(huì )對我造成影響嗎?經(jīng)過(guò)一番思考之后,我還是向幾家教育公司投了簡(jiǎn)歷。因為基于我個(gè)人的過(guò)往經(jīng)歷,我本身比較重視教育,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也是個(gè)人興趣和優(yōu)勢的重合吧。

入職現在這家公司前,我其實(shí)拿到了不止這一個(gè)offer,也包括“雙減”前我就職的那家機構。考慮到年齡,這次一定是我能夠自主選擇的最后一個(gè)平臺了。不過(guò)我覺(jué)得現在是我最好的狀態(tài)。我也在計劃進(jìn)入到父親這個(gè)角色,一切經(jīng)驗值都在快速增長(cháng)中。

如果回顧我這一路走來(lái)的職場(chǎng)經(jīng)歷,只能說(shuō)我花了十年才明白自己到底適合什么,可能是有點(diǎn)兒浪費時(shí)間吧。不過(guò)雖然我現在還是從最基層的崗位做起,但我是可以看到上升通道的。我明白這十年的彎路也沒(méi)有白走,現在選擇的這家機構雖然薪資最低,但沒(méi)有任何隱形條款。而且我不好推論政策最后會(huì )是什么樣的走向,如果高中階段也要停,那至少如果我表現得好,還有其他事業(yè)部可以轉崗。我現在考慮問(wèn)題好像比之前成熟、縝密多了。

我老婆回國后進(jìn)入了一所學(xué)校當老師,未來(lái)我也有很明晰的橫向和縱向的職業(yè)發(fā)展路徑,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之后成為爸爸會(huì )缺乏和孩子相處的時(shí)間,因為我明白,家庭教育最重要的是高質(zhì)量的親子陪伴,所以我非常希望能夠實(shí)現家庭和事業(yè)的平衡。我從小是一個(gè)缺乏父親背影的孩子,我不希望自己未來(lái)事業(yè)有所發(fā)展但沒(méi)有時(shí)間顧及家庭,我之前在迷茫期的時(shí)候也短暫嘗試過(guò)自由職業(yè),想著(zhù)那是實(shí)現這個(gè)愿景最合理的方式,可后來(lái)發(fā)現那簡(jiǎn)直是做夢(mèng)。

后來(lái)我想,進(jìn)入大平臺是時(shí)間成本效率最高的選擇。在現在這份工作中,我意識到很多孩子簽不進(jìn)來(lái)并不是老師沒(méi)有教他的能力,而是原生家庭的各種因素讓他產(chǎn)生了心理問(wèn)題。我在面試之前也糾結過(guò),我會(huì )想自己的行為是不是在助長(cháng)應試教育,是不是對未來(lái)教育和教育創(chuàng )新的背叛。所以我現在能做的,就是盡己所能幫找到我們的孩子匹配一個(gè)好的老師,幫他進(jìn)行心理疏導,給他最適合的支持。我掙的是一份提供解決方案的錢(qián),這樣也算是自洽了吧。

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文章,轉載可點(diǎn)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(jīng)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(guò)公關(guān)費、車(chē)馬費等任何形式發(fā)布失實(shí)文章,只呈現有價(jià)值的內容給讀者;
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(xiě)信息告訴我們。
來(lái)源: 芥末堆
芥末堆商務(wù)合作:王老師 18710003484
相關(guān)專(zhuān)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