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堆芥末堆

過(guò)去一個(gè)月了,勸我繼續在教培茍著(zhù)……

作者:麥子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過(guò)去一個(gè)月了,勸我繼續在教培茍著(zhù)……

作者:麥子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

摘要:《辦法》執行落地一個(gè)多月了,教培人都是這樣在勸我。

微信圖片_20231121170935.jpg

圖源:Pixabay

距離教培的《暫行辦法》落地,已過(guò)去一個(gè)多月了,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一如既往地「穩住了」心態(tài),反正我是沒(méi)穩住。

當時(shí),我并不知道接下來(lái)會(huì )面臨怎樣的情況,于是在整個(gè)國慶期間,做好課耗的把控是我這樣的工作室能做的最大努力了。

到了上月15號,也就是文件正式生效的日子,可以說(shuō)連著(zhù)兩周,我所在的城市基本都處于停課狀態(tài)。

不管是合法合規的機構,還是偷摸著(zhù)辦的工作室,都在那兩周徹底放起了假。對于教培人而言,周末放假基本就等同于歇業(yè)了。

高度緊張的那兩周,讓我愈發(fā)覺(jué)得這一行的舉步維艱和常態(tài)化困難。在深思熟慮之后,我選擇把自己一直經(jīng)營(yíng)著(zhù)的小作坊關(guān)閉了。

我以為,這是教培人不謀而合的選擇;后來(lái)才知道,大家都默契地選擇了繼續茍在這一行,順帶也真心勸了勸我。

01、聽(tīng)話(huà),就不會(huì )挨打

這是一正規機構的負責人給我的建議,她把很多比較隱晦但立場(chǎng)足夠清晰的解讀文件發(fā)給了我,讓我仔細品品。

但當時(shí)的我,軸得根本聽(tīng)不進(jìn)任何人的勸,畢竟第一次見(jiàn)識這座城市對于教培行業(yè)的雷霆手段和堅決態(tài)度。

群里隨時(shí)都看到散布在不同區域的小黑班、工作室發(fā)出的摸排消息;很多平時(shí)用來(lái)發(fā)布生源信息的群,不是「解散」就是變成了「打啞謎」。

膽小的索性就沒(méi)上課了,膽大的也開(kāi)始了四處找課上,畢竟平時(shí)常去的教學(xué)點(diǎn),要么需要整改,要么閉門(mén)觀(guān)望。

雖然大家都說(shuō),不過(guò)是「罰款」而已,即使排查到也沒(méi)什么好擔心的;但事實(shí)上,又有幾個(gè)人愿意在這風(fēng)尖浪口上去試水呢?

于是,那半個(gè)月,大家不過(guò)都是在文字上發(fā)發(fā)力 ,哪有什么真的執行力。

兩周之后,情況似乎有了大的轉變。不管是合規的還是不合規的,都開(kāi)始了「試探性」的營(yíng)業(yè)。

從招生的力度到聲勢,再到教學(xué)時(shí)的忐忑度日,大家一邊試探、一邊繼續干。

到現在整整一個(gè)月過(guò)去了,大家似乎都在這場(chǎng)「生存演練」中找到了訣竅:聽(tīng)話(huà),就不會(huì )挨打。

1700489934539511.jpg

今天跟你打招呼,說(shuō)這周要來(lái)檢查,你就一定要積極配合,對照著(zhù)要求一項項自我完善,實(shí)在完善不了的,那就聽(tīng)話(huà),這周先別營(yíng)業(yè)。

不管有理沒(méi)理,首先「態(tài)度」一定要端正。不給別人添麻煩,就是給自己找自在。

所以那些同行的朋友,也一直勸我別慫,聽(tīng)話(huà)就可以一直茍著(zhù)。茍在這一行里靜觀(guān)其變,才能在「時(shí)機」出現時(shí)獲得掌握權。

大家一如既往看好這一行,說(shuō)「危機」中也有「機」。

02、還可以做這些

后臺有留言說(shuō),真正退出這一行的,不是被政策給嚇的,而是在這一行里賺夠了的。不能說(shuō)全無(wú)道理,至少放在自己身上,是不敢茍同。

哪一部分人會(huì )考慮退出?一是像我一樣除了教學(xué)不會(huì ),其他啥都會(huì )點(diǎn)的教培人員,做得了招生,也就干得了其他的銷(xiāo)售;續得了費,也就做得了其他后端的維護工作,尤其是本身擅長(cháng)溝通和轉化的那部分人,是不會(huì )缺乏市場(chǎng)的。

還有一部分就是本身不方便繼續在外搞小作坊的人,比起鐵飯碗,舍棄眼前的教培當然是上上選。

很多人離開(kāi),并不是「賺夠了」,相反,他們可以說(shuō)是利潤微薄的那部分,這部分人的退出,就是被政策給勸的。

真正留下來(lái)的,大部分都屬于「教書(shū)匠」,尤其是那些自由的教學(xué)者。正如朋友所說(shuō):他們沒(méi)有鐵飯碗,也不掛靠機構,除了這教學(xué)本領(lǐng),其他啥也不會(huì )。

其實(shí)不管選擇「退出」或是「留下」,都不過(guò)是不同群體的權衡利弊而已。如果風(fēng)險比利益大,那就不做;反之,能做多久做多久。

很多教學(xué)朋友,給指了不少的低風(fēng)險「路子」,比如擅長(cháng)招生的,就專(zhuān)門(mén)做中間商,給老師們輸送生源,這個(gè)操作線(xiàn)上就能完成,也談不上什么風(fēng)險;擅長(cháng)做維護和溝通的,可以選擇和教學(xué)老師合作,做好課前課后的學(xué)生管理。

他們說(shuō)這些都不涉及上課,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風(fēng)險也小了不少,甚至可以說(shuō)沒(méi)有什么風(fēng)險。

不瞞大家,這些我在口罩期間就做過(guò)了,我也知道存在哪些新的問(wèn)題。說(shuō)個(gè)核心點(diǎn)兒的,不形成規模吧,這個(gè)收入基本可以說(shuō)是聊勝于無(wú);形成規模吧,多多少少挨著(zhù)些紅線(xiàn)。

在「甩開(kāi)膀子」和「啥都做不了」之間,很多人勸我把專(zhuān)業(yè)撿起來(lái),背起小書(shū)包去上門(mén)教學(xué)。

不得不說(shuō),在有限的范圍求生存,「兩害相權取其輕」才是唯一解。想要繼續留在這一行,要么「變」,要么接受上面的建議。

 WechatIMG451.jpg

03、當下還是最好的選擇

很多同行的大佬,都跟我說(shuō)了同樣的話(huà):當下沒(méi)有比教培更好的選擇了。后臺也有人給我留言,說(shuō)沒(méi)有哪一行賺錢(qián)比教培來(lái)得更幸福了。

我能感受到大家的真心,畢竟賺錢(qián)這事兒,別人都懶得開(kāi)勸;只是,我不想有一天等火燒到家門(mén)口了才想著(zhù)找退路。

于是,不把所有賭注都下在這一行是我的底線(xiàn)。說(shuō)得直白點(diǎn),如果僅僅是為了「賺錢(qián)」,我們遲早有一天會(huì )從這一行里退出來(lái),幸運點(diǎn)兒,是主動(dòng)退出;不幸的話(huà),只有中途被迫退出了。

教培人的時(shí)間,算是相對寬裕了,即使以前在機構,干完自己的工作,也還有大把摸魚(yú)的時(shí)間,更可況是自由的教培人了,辛苦點(diǎn)的,也就周一到周五接個(gè)一堂課;其他大部分都是只在周末上課。

除了備課,剩下的時(shí)間,也足夠我們思考并且著(zhù)手干點(diǎn)其他啥了。

還是那句話(huà),教培人對于抽絲剝繭的事兒本身就更有優(yōu)勢,不管哪個(gè)行當,基本很快就能找出門(mén)門(mén)道道。與其守著(zhù)教培,啥都不屑,不如向生活討個(gè)好,押點(diǎn)其他寶。

看到很多同行,在短視頻和自媒體平臺都有了布局,做好了轉型的打算,也有的直接延伸了其他教育板塊;不管怎樣,把自己的路子往寬了整,才是當下最好的選擇。

寫(xiě)在最后:教培人繼續茍著(zhù),是一時(shí)的選擇,但不會(huì )是往后的主動(dòng)選擇,聽(tīng)話(huà)也好、低風(fēng)險也罷,只是把我們劃在了更為狹窄而具體的格子間里,除此之外的其他路子,都需要我們的主動(dòng)出擊。

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文章,轉載可點(diǎn)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(jīng)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(guò)公關(guān)費、車(chē)馬費等任何形式發(fā)布失實(shí)文章,只呈現有價(jià)值的內容給讀者;
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(xiě)信息告訴我們。
來(lái)源: 芥末堆
芥末堆商務(wù)合作:王老師 18710003484
  • 過(guò)去一個(gè)月了,勸我繼續在教培茍著(zhù)……分享二維碼